其實你不懂童安格的心
發表者 OZONES 開 2008-05-14 00:00:00 (80 人氣)

 

許久不見,一直旅居加拿大溫哥華的童安格出現在大陸杭州,為電視劇「少林七崁」扮演「三崁」,仔細一看,童安格的眉宇之間,仍有十多年前翩翩美男子的風采,只是少了些許髮絲,多了些許蒼桑。

這首動人的詞,正是童安格本人的寫照,拍戲之餘,他總是獨自一人待在飯店找尋音樂的靈感,若問他到底有多久沒出唱片了?從歌壇的「音樂才子」到「窕窈奶爸」,他在不在乎失去了的掌聲?他的答案就在詞裡。

早年的巨星都唱過童安格的歌,像鳳飛飛的「好好把握」、費玉清的「此情永不留」、黃鶯鶯的「沙漠之足」及劉文正、潘越雲等人,才華洋溢的童安格,一曲「其實你不懂的心」、「明天你是否依然愛我」更讓他躋身兩岸歌手的佼佼者,他是台灣第一個踏上大陸舉辦個人巡迴演唱會的歌手,人人瘋狂沈醉在他纖細、敏感的音樂中,解讀自己的生命。很多人曾說,他是繼「四大天王」劉德華、張學友、黎明、郭富城之後的「第五天王」。

如今,童安格早已習慣了陪著妻小在加拿大過生活,打打高爾夫球、吹吹小喇叭、寫寫毛筆字是他最愛的休閒生活,為了「家」,童安格失去太多自我,但他淡淡地解釋現在他擁有的東西是別人看不到的,「那就是我和小孩、我和太太的感覺,哪怕是我和書房的樂器、收藏的擺設。」

這位「音樂才子」坦言,因為他是家中的獨子,父母的離異一直是他記憶中的陰霾,在他內心深處,「家」應該給孩子的是溫暖,不是遺憾。三年前,有感於下一代的教育需要安全的教育環境,他和妻子美馨就決定移居加拿大。

童安格認真地說:「世界上最難受的事是委屈,誤會是其次,我『了悟』大概是第三種吧!」婚姻的緣分、孩子的緣分,讓他在家庭、事業、生活的比重做了調整,在加拿大三年,他的創作熱情從來沒有改變,躍動的旋律在他的血液中一直持續轉化成歌曲,當地有華人歌手邀他做演唱嘉賓時,童安格也樂得表演一下,「奇怪,大家還是指定聽『其實你不懂我的心』。」童安格幽了自己一默說。

前年赴大陸拍電視劇「戰國紅顏─西施」,童安格就忙壞了,在劇中扮「夫差」,下了戲還一手包辦主題曲、配樂、分場音樂,求好心切的他,千里迢迢運了價值五十萬元的錄音設備到大陸,對音樂一種無止境的動力,讓童安格只要作品好,花多少時間、多少錢都無所謂。

儘管這幾年過著鮮少掌聲的生活,童安格抱著「曾經擁有,也是一種幸福」的想法樂觀面對,因為他沒有商業的牽絆,對音樂純然的喜愛,讓年逾四十的他,擁有更平靜的心情天天做音樂。再赴大陸拍「少林七崁」,主題曲、配樂、分場音樂還是他在忙。「做你想做的,唱你想唱的」,童安格說,要他什麼時候站在舞台上,他都可以忘情地演出,「只要音樂還要我」!

其實,很多人不懂童安格的心,在音樂和家庭的分野中,童安格兼顧了兩者。

【2000-04-25/聯合報/32版/HOT星聞】
【記者劉子鳳/專題報導】




 

楊峻榮重闖歌壇,有信心面對激烈競爭
發表者 OZONES 開 2008-06-01 00:00:00 (37 人氣)

退伍之後,楊峻榮嘗試在歌壇重新出發。服役生涯裡心身的磨練、感情的衝擊考驗和思鄉病一一融進音符之中。可算是楊峻榮有聲版的「從軍記」。

楊峻榮收在他的新歌專輯中,多半還是傾訴愛情話題。因為據他了解,當兵的男孩悲莫大於女友變心。包括他自己在內,時時忍受寂寞、相思和擔心失去愛情。因此,他寫下「傷感列車」、「大皮鞋與愛情」、「我依然堅強的存在」、「告訴我親愛的你」,青一色由童安格作曲,記述那一段許多人共有的感受。

當兵前,楊峻榮在歌壇已小有成績,擁有不少少女歌迷。但是一年多的兵役將他拉回起跑點,出道新人更多,楊峻榮面臨更激烈的競爭。男歌手中際遇相似者如:小松小柏,退伍後再返歌壇,戰戰兢兢的重闖出路,可知再起步絕非易事。對於重新尋求歌迷的眷愛,楊峻榮亦無十成把握,但歷經兵役鍛鍊,他對於自己應付挑戰與挫折的勇氣與能力,倒有更大的信心。

【1990-01-01/聯合報/32版/】
【記者/周立芸】





胭脂北投,阿潘冠後
發表者 OZONES 開 2008-06-11 00:00:00 (19 人氣)


















台灣百佳專輯”的評選,直到現在依舊是華語歌迷津津樂道的話題,而它的成果也直至今日,依然被一些歌迷當成是權威的唱片寶典一樣膜拜,甚至是成為他們心目中的藏碟指南。但萬事都有一個適應性,其實“台灣百佳專輯”這個標題已經說明了,它首先就是針對台灣流行音樂的評選,並不適應于香港與內地的文化;同時它入圍專輯的時間範圍,也決定了它更多的是偏向上世紀七十年代末至九十年代初,尤其是以八十年代為代表的台灣流行音樂審美趨向。有了這些前提,許多內地樂迷抱怨曾經的全中國青年人偶像齊秦為什麼只有一張專輯入圍,“飛碟唱片”為什麼遠遠要少于“滾石唱片”的入圍數也就變得不難理解了。對于前者,只能說明齊秦齊秦所有音樂專輯在當年台灣的流行程度與內地是不同的,他在當年的內地的流行可謂是在一枝獨秀,毫無競争對手的情況下獲得的,而他在同時期的台灣樂壇,卻要同時面對同時期一大批台灣一線歌手的競争,其影響力自然不可能獨一無二、無與倫比。而後者只能說明在八十年代的台灣樂壇,帶有人文傾向的流行樂依然是當時樂壇的主導,所以更人文的“滾石唱片”自然多了許多票數。當然,有關這個評選的最大争議,恐怕還是集中在一個人身上,那就是憑借六張半專輯而成為“台灣百佳專輯”第一人的潘越雲,尤其是內地的樂迷,恐怕已經為此問了千萬個為什麼為什麼?

也難怪如此,內地樂迷、哪怕是八十年代中後期成長起來的第一批港台樂迷,都只是將潘越雲當成一個單純的女歌手來看待,在他們的眼里,潘越雲這個名字和鳳飛飛鳳飛飛所有音樂專輯、蘇芮蘇芮所有音樂專輯、齊豫齊豫所有音樂專輯,甚至龍飄飄、韓寶儀韓寶儀所有音樂專輯這些歌手沒有本質的區別,總而言之就是一唱歌的。事實上,在當時的台灣流行樂壇,潘越雲絕對不是一個人在戰鬥,在他的身上凝聚了太多台灣早期民歌手的智慧與創作成果,在很多時候,這些人文音樂人是把潘越雲當成是一個時代文化特征的化身。也因此,潘越雲所代表的不僅僅是當時台灣樂壇創作、演唱這些音樂上的高度,更是代表了當時的一種人文理想,是台灣民歌從校園化走向文藝化的最高成就。而《胭脂北投》這張專輯,則是這種最高成就之中的精華果實。

時至今日,概念專輯恐怕早已經是一個爛大街的詞彙,但是1983年以前的台灣樂壇,一張唱片的意義,卻同樣僅止于數首歌曲集結這樣的概念,甚至這種方法還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成為一種慣例。不過,《胭脂北投》專輯的推出,卻意味著它填補了一個華語樂壇的空白,即有意識的用一張唱片來反映一個大的命題,並且運用曲目之間的相互呼應,來制造出一種首尾相應的和諧效果。

《胭脂北投》是潘越雲個人的第三張專輯,也是在《天天天藍》獲得巨大成功之後,由李壽全為其制作的第二張專輯。而這一次,李壽全卻並沒有在前作文學化、詩歌化民歌的基礎上,再搞一張續篇,而是轉投另一個領域的開拓,即以《胭脂北投組合》這個概念,來讓流行音樂承擔更多的社會內容,背上更多的文化包袱,像搖滾樂那樣用音樂來針貶時事。可惜如此入世的想法,很快就被當時台灣的新聞局給否定,以至于在該專輯已經上市的情況下被緊急叫停,並在監督“加工”後,才能以修訂版的面目重新上市。而這種情況,也在十一年後于內地再現過,只不過主角換成了崔健崔健所有音樂專輯和他的《紅旗下的蛋》。

于是,我們可以看到,這張專輯原本的順序——A面:《心情》、《胭脂北投序》、《六條通夜色》、《野雀高飛》、《比翼雙雙飛》、《看星星》,B面:《錯誤的別離》、《野百合也有春天》、《我不能好好說再見》、《沉默的你》、《一曲心曲》,很快的就被另一種順序——A面第一首是《錯誤的別離》、《心情》、《沉默的你》、《一首心曲》、《胭脂北投序》,B面:《野百合也有春天》、《我不能好好地說再見》、《夜色》、《看星星》、《比翼雙雙飛》所取代。這兩者的主要區別就在于,前者的六條通夜色》被改名成了《夜色》,前者的《胭脂北投序》,由甘侬獨白的版本換成了潘越雲獨白的版本,同時前者的《野雀高飛》亦因版權原因而被割舍,而且初版原本有意識設置的曲目順序,也因為曲目調整後所導緻的時序問題而被重新編排(這種卡帶和黑膠唱片的特色,恐怕是聽CD和MP3長大的歌迷所無法想像得到的)。對于收藏品市場而言,這張唱片更有意思的還有一個被稱為過渡版的版本,即用來不及銷毀的首版外套來包裝第二版的內容,這個外套曲目與唱片實際曲目對不上號的錯版,也因為這種特殊而成為日後藏家們争相搶奪的版本。

作品方面,整張專輯最為傳世的恐怕首推羅大佑羅大佑所有音樂專輯為電影《野雀高飛》創作的插曲《野百合也有春天》,由于版權的原因,同樣由他創作的電影同名曲《野雀高飛》最終沒能收錄在專輯中,而只能與另兩部電影《人肉戰車》和《熱血》的主題曲一起拼成一張4首歌的EP,在随後以《佳譽電影歌曲選輯》的方式發行。《野百合也有春天》是一首什麼樣的歌曲?恐怕很多人都會將它當成是一首單純的情歌來對待,其實這是羅大估為電影中潘越雲的角色量身定造的風塵女子情歌,而苛刻的羅老師甚至還為了這首歌曲主題與潘越雲電影形象的統一,硬逼著潘越雲在喝酒之後錄制了一個“音飄版”,取代了之前的“音準版”,因為在他的理解中,充滿風塵味的感化少女,是無法將一首歌曲唱得如此端莊的,有飄的感覺才是真實的感覺。當然,如果你在日後潘越雲諸多的精選輯中,聽不到這種飄的感覺也不用意外,因為這個版本是唯獨《胭脂北投》專輯和《佳譽電影歌曲選輯》這兩個版本才有的,日後其它任何一張官方唱片中推出的版本,都是更端正更從良的“音準版”。

專輯另一首很有風塵味的歌曲是被迫改名的《夜色》,在爵士編曲的襯映下,由童安格童安格所有音樂專輯創作的此曲完全沒有了當時創作者本人的那種書卷氣和青澀味,而成了一壇姑婆級的回憶佳釀,寂寞得要死,而且是既美又愁、欲死又不能的那種。而日後童安格在資源回收形專輯《一世情緣》中,雖然也重唱了此曲,但總覺得是優雅有餘而寂寞風塵之氣不足,所以也就少了許多獨特的韻味。而梁弘志創作的《看星星》,同樣也是一首爵士作品,有人曾將潘越雲稱為當時最為優秀的爵士歌手,從這兩首曲目來看是很有道理的。當然,潘越雲演繹的水準並不僅僅只是唱啥像啥,她真正的魅力還是能用自己扁平卻凄怨的東方色調,來讓一切作品都渲染上自己的特色,不管任何風格都只能為她服務,而不是讓她去為風格做嫁衣,于是,在她嘴中傳遞出的爵士作品,也自然有了一種獨一無二的特色,即帶有林黛玉式東方凄美的爵士。

梁弘志為電影《七步幹戈》創作的主題曲《錯誤的別離》,則和他在幾個月後于電影《搭錯車》中出現的幾首作品如《請跟我來》和《變》等,有著相似的風格印迹,用弦樂勾勒並放大人間悲歡離合的手法更是如出一轍。專輯唯一一首台語作品《心情》,則是由李壽全在策划《民風樂府》這個工程時發現的一首佳作,描述的雖然是一位女子思念情郎的情緒起伏,卻因為簡單、真實又精準的用詞,而被當成是東方女子情歌的典範作品。同樣值得一提的還有潘越雲的演唱,雖然是用台語,但是卻毫無其它台語歌曲那樣流露出濃濃的鄉土味,可見甚至就連語言都難以抵擋住阿潘演繹魅力的吞噬。

至少對于我本人來講,將《胭脂北投》稱為潘越雲最為優秀的專輯,是絕對不需要用之一這樣的詞語來為自己留後路的。因為日後潘越雲的專輯,無論是在文字、創意、深度、演繹等等方面,都只是這張專輯的繼承和細化,而沒有真正意義上的提升,哪怕是風格多變的《紗的吻》,也僅僅只是在編曲風格上做了一些大膽的嘗試而已,並沒有涉及到音樂實質的變化。當然,你也很難想像比《胭脂北投》更有文化內涵的流行歌會是什麼樣子,而這張專輯事實上也成為台灣民歌文藝化到極緻的一張標緻性唱片,堪稱是台灣民歌時代的一杆公平秤,在它的面前,蔡琴蔡琴所有音樂專輯和齊豫會顯得太聲樂,葉佳修會顯得太田園,而鄭怡則就顯得太小女人了……文/愛地人


http://ent.QQ.com 
2008年05月30日
騰訊音樂 愛地人 

  



 


 

流行歌壇漂亮出擊 攻佔星馬一片天地
發表者 OZONES 開 2008-06-22 00:00:00 (20 人氣)

星馬流行歌曲市場,這半年多來已有極大轉變,當地的欣賞口味逐漸與台灣同步。此地當紅的歌曲,在當地被稱為「台灣新潮流音樂」,獲得學生消費群的支持,快速的在流行歌壇佔有一席之地。

現在星馬較受歡迎的歌星包括;王傑、伍思凱、名洋、潘美辰、文章等。這分榜單當然隨歌曲作品流行趨勢和宣傳功夫高低而時有調整,不過也足以證明台灣觀眾喜愛的歌星獲得星馬歌迷的認同。

過去獨霸星馬華語歌曲市場的另一股音樂,也就是龍飄飄、林淑蓉、李茂山等人的歌曲,現在被星馬媒體稱為「土歌」,仍在工廠生產線和主婦群中流行,但獨尊的優勢已不存在。

星馬市場歌曲語言種類複雜,華語必須和英語、當地各種土語及粵語、台語歌曲分食一塊餅,而其中馬來西亞又有意壓制華語,中文歌曲的發展環境實不算好。但是台灣流行歌曲這幾年銳意圖強,人才、作品突飛猛進,配合大力宣傳,終於拓寬了銷路,已偶爾可見銷售量超越一萬張的佳作,比起過去區區數百張的紀錄,可算天壤之別。

固然台灣流行歌品質進步是市場成長主因,但宣傳更是重要的一環。像張雨生、小虎隊就因為兵役問題,無法出國宣傳,在星馬的聲勢因此落於下風;
而童安格的歌與人均佳,卻也因為當地分公司宣傳不彰,成果未如預期,令圈內人為他惋惜。

星馬電視節目有限,新加坡國家電視台只有「歡樂繽紛」和「歡樂周末夜」兩個綜藝節目,馬來西亞僅華語有線電視頻道可資運用,在當地的宣傳多靠中文報刊的報導和歌友會來推動,其實十分辛苦。

雖然星馬市場格局仍然有限,但是台灣唱片界卻孜孜耕耘,現還有周華健、趙傳等人絡繹於途,繼續發揮宣傳火力。業者則多肯定開發星馬的價值,他們認為不如此市場就會萎縮,在這種不進則退的心理下,台灣流行歌曲在星馬地區的前途應該是相當值得期待的。

【1989-08-06/聯合報/08版/綜藝新聞】
【記者/周立芸】




韓松落專欄之音樂黑匣子:意映卿卿
發表者 OZONES 開 2008-06-23 00:00:00 (19 人氣)

1911年4月24日的晚上,林覺民在香港,住在臨江的小樓上,給妻子陳意映寫著一封信。

這封信,我們都能背誦:“意映卿卿如晤,吾今以此書與汝永別矣!吾作此書時,尚是世中一人;汝看此書時,吾已成為陰間一鬼。吾作此書,淚珠和筆墨齊下,不能竟書而欲擱筆,又恐汝不察吾衷,謂吾忍舍汝而死,謂吾不知汝之不欲吾死也,故遂忍悲為汝言之。”



他生在福州的三坊七巷,十三歲時遵父命應考童生,卻在試卷上寫下“少年不望萬戶侯”,随後第一個交卷,揚長而去。1902年他考入福州全閩大學堂文科學習,畢業後去日本留學,在去日本前夕,和陳意映結婚。1911年,他從日本歸來,參加廣州起義,臨行前回家探望父母妻子,家人問起他回家的緣由,他說,學校正在放櫻花假。

那确是櫻花的季節,一年一次,櫻花在這個季節來隐喻一次人生:盛開的時候燦爛,凋落的時候果斷。只是我們再也無法想像,這24歲的青年也如此果斷:4月27日下午5時30分,林覺民随黃興攻入總督衙門,後在巷戰中被捕,接受審訊時,他不會說廣東話,就以英文在大堂上侃侃而談,兩廣總督張鳴岐曾歎息:“惜哉,林覺民!面貌如玉,肝腸如鐵,心地光明如雪”。那幾天里,他不肯吃,也不肯喝,泰然上刑場———他是黃花崗七十二烈士之一。

後來的某一天,在鄉下避禍的林家人,發現有人把林覺民寫下的兩封信塞進了門縫,一封寫給父親,另一封,就是我們都能背誦的,這封寫給陳意映的信。一年多後,陳意映郁郁而終。

又過去好多年,有人為他寫了歌,而幾首歌里,幾乎都有段口白:“意映卿卿如晤……”。

第一首,是民歌時代,由許乃勝作詞、蘇來作曲,李建複演唱的《意映卿卿》:“意映卿卿,再一次呼喚你的名,今夜我的筆沾滿你的情。然而我的肩卻負擔四萬萬個情,鍾情如我,又怎能抵住此情,萬萬千千。意映卿卿,再一次呼喚你的名,曾經我的眼充滿你的淚。然而我的心已許下四萬萬個願,率性如我,又怎能抛下此願,青雲貫天。夢里遙望,低低切切,千百年後的三月,我也無悔,我也無怨。”

即便在白衣飄飄的民歌時代,似乎也沒有比李建複更適合唱這首歌的了,他面目溫雅,長身玉立,專輯的封面上,有他穿著長衫的照片,而他的聲音,有青年人所沒有的蒼茫。那種一出生就已蒼老的感覺,除他之外,沒有第二個人能夠擁有。所以,他還唱了《歸去來兮》,還有《京華煙雲》。

而另一首寫給林覺民和陳意映的歌,由另一位民歌時代的翩翩青年唱出來,這就是童安格和劉虞瑞作詞,童安格作曲並且演唱的《訣別》:“夜冷清,獨飲千言萬語。難舍棄,思國心情。燈欲盡,獨鎖千愁萬緒。言難啓,訣別吾妻。烽火淚,滴盡相思意,情緣魂夢相系。方寸心,只願天下情侶,不再有淚如你。”

第三首歌,是由許常德、齊豫作詞、郭子作曲,齊豫演唱的《覺》,這首歌,以陳意映的口吻唱出:“覺,當我看見你的信,我竟然相信,刹那即永恒。再多的難舍和舍得,有時候不得不舍。覺,當我回首我的夢,我不得不相信,刹那即永恒,再難的追尋和遺棄,有時候不得不棄。”齊豫的聲音凄婉、凄楚,甚至有點凄厲,像是回蕩在一切時間和一切空間里,但主人公最後還是要相信“刹那能永恒,再苦的甜蜜和道理,有時候不得不理”,因為,再也沒有不信的餘地,再也沒有回旋的可能。

不只有歌而已,台灣大星公司曾經在1980年拍過一部電影《碧血黃花》,講述他們的故事,金漢、林青霞分別扮演林覺民和陳意映,這部電影獲台灣電影金馬獎6項提名,其中包括最佳劇情片插曲提名,這首最後沒有獲獎的插曲叫《碧血黃花》,由影片的導演丁善玺作詞,楊秉忠作曲,只是今天難以再聽到了,同樣聽不到的,還有一首《碧血黃花》,由上世紀八十年代有“廣州鄭少秋”之稱的陳浩光演唱。

林覺民的故事還有餘韻。他就義之後,家人把祖宅賣掉去鄉下避難,買主叫謝銮恩,他有個孫女叫謝冰心,林覺民有個堂哥林長民,他有個女兒,叫林徽因。

他們都活下去了,活在他沒有看到的將來里,甚至活到新的世紀,而他卻永遠二十四歲,永遠都那麼年輕,永遠停在四鼓時分,寫著那封訣別的信。



都市時訊
2008-03-09



創作者介紹

我&獅子王-童安格の音樂森林-童樂園

myang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