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網址

  優雅只留在青春最絢爛的那一刹——童安格

   

88,89年齊秦,王傑相繼大紅大紫之後,一個儒雅的聲音突然出現在人們的耳中。這個聲音不同于齊秦,王傑的叛逆,悲情姿態,它是那樣舒緩,曼妙。原本齊秦,王傑在高音區嘶喊出的苦情歌,浪子情歌一變為飄逸婉轉的假音,這個漂亮的聲音一出現就征服了許許多多的聽眾。

   時間回到1990年初,當時的上海音樂萬花筒的排行榜前三名破天荒地被童安格的三首歌佔據,並且很長一段時間內,只是這三首歌在前三名互換位置,達幾月之久。而且在時隔一年多,跌出十大後,依然強勢殺回榜首。如果考慮到1990年及其後一兩年,這是個港臺優秀歌手人才輩出的時間段,(隨便數數,不久後出現的還有姜育恆、趙傳、張洪量、張鎬哲、高明駿。)那這個成績實在是異常地驚人了。這三首歌全部出自《其實你不懂我的心》這張專輯,除了標題曲外,還有讓生命等候明天你是否依然愛我其實你不懂我的心是童安格在參觀完漢城奧運會後寫的一首歌,受那首著名的手拉手影響,童安格寫下了這首大氣磅礴的成名歌曲。長笛帶出夢幻般纏綿的主旋律後氣勢磅礴的弦樂加入,然後在一把吉它的引領下,童安格漂亮的聲音緩緩流出,令人吃驚的是這個跟在長笛後出現的聲音竟然是如此優美。童安格顛峰期的聲音低音部分醇,高音部分亮,兩者通過真假音自如的切換結合在一起,真是有巧克力絲般的柔軟與光澤。童安格漂亮的高音部的假聲,是依託在他特別的低音上才顯得如此漂亮的。張國榮的低音渾厚,胸腔的共鳴聲用到很多;還有一個在低音區有著出色表現的黃耀明,他也是通過從低音到高音的對比,造成一種一唱三歎的效果。黃耀明的低音,是先把音吃進去,徘徊三匝之後再吐出來,所以效果就讓人感覺特別纏綿。童安格的低音有點薄,但正是這種有點薄,聽著感覺要破了,讓他的聲音具備了一種透明的質感。加上他飄逸的假聲,就造就了童氏獨特的華麗唱腔。很多人都去學童安格高音區的假聲,但是出來的效果不好,原因正在與沒有注意到童安格的低音是非常好的。可惜的是這種唱法很吃功力,年紀大了,低音不能很好保持,高音又飄不上去,後來童安格再在現場唱其實你不懂我的心,則感覺有些明顯的吃力。這首歌跟齊秦的大約在冬季一樣,在過門部分也用到了絃樂隊,這是當時流行樂的一個創新。這首歌的作曲有張鎬哲的一些功勞,如果你仔細聽,或許可以聽出一些之後張鎬哲的一首北風的一些影子。這是一張非常經典的專輯,記得當時是原版進口的,17大洋,非常貴。而且封面上的童安格一套白色西裝馬甲,架個金絲邊眼睛,顯得非常貴族氣。與之前齊秦,王傑的浪子形象截然不同。可以說從包裝角度講,從對聽眾的心理引導講,這張唱片都是極其的成功。

   童安格跟在齊秦,王傑之後,以一名創作歌手為廣大大陸聽眾所熟知。其實他在1978年,就和袁中平,邱岳組建過一個旅行者三重唱合唱團。在許多臺灣唱片的合聲中,仔細聽,經常可以聽到一個清亮的合聲跳出來,讓你耳朵一亮。尤其是當像李宗盛那樣的破鑼嗓子開唱風櫃來的人時,童安格簡直就在喧賓奪主了。童安格最經典的合聲出現在楊峻榮的《傷感列車》中,這張唱片的絕大多數曲子就是童安格所作,而且他還兼了其中的合聲。兩個異常清爽,異常乾淨的聲音碰在一起,可是其中一個只是合聲的一部分,實在是讓人產生暴殄天物之感。兩人從沒有像蔡國權和譚詠麟一樣在風中勁草一首歌中互飆過,實在是歌迷的遺憾。
  如果說旅行者三重唱時期的童安格還只是像臺灣那個時期的木吉它,小虎隊這樣的組合一樣,展現男聲漂亮的合聲的話,那麼到了19851986年,童安格相繼推出兩張個人唱片《想你》和《女人》,開始真正展現自己漂亮的嗓音了。誰能預言再見夕陽打字機這些歌都已經呈現出《其實你不懂我的心》時的樣貌。需要值得留意的是,童安格的歌大多是用鋼琴創作出來的。這與齊,王以吉它為主是不同的,這一特質,使得童安格的歌曲曲式,完全不同與齊,王的彈風格。1988年的《跟我來》是在《其實你不懂我的心》大紅大紫後引進的,這張唱片的封套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封面上的童安格穿一身嫩綠色的夾克衫,青春,漂亮。唱片中的歌曲跟我來來跳舞,濃厚的舞曲風格,聽了真有感覺青春洋溢,想跟著一起舞蹈。這是一張呈現青澀童安格的唱片,對比《聽海的歌》時滿臉大鬍子的童安格,實在是讓人感覺欷噓不已。89年的夢開始的地方是童安格再一次的高峰,這首歌的MV在中央一套的綜藝大觀中播出過。這是一首意境很高的流行歌曲,能把公益歌曲寫到那樣的程度,差不多也到了無可匹敵的地步了。這張唱片中還有一首耳熟能詳的歌曲,耶利亞女郎。我在七十年代末就聽到過這首歌,我沒有查資料,這麼古老的一首歌,竟然出自童安格之手,一直讓我感覺奇怪。
  童安格的起點實在是太高了,其實你不懂我的心這些歌實在是太難超越了。之後的《真愛是誰》,《花瓣雨》,不同程度地有點吃老本了。這也幾乎是當時臺灣創作歌手共同遇到的一個瓶頸,一張優秀的唱片,集中了數首頂尖的優秀歌曲,那麼後面能做的,只能夠是延續了。雖然晚歸的丈夫這樣的歌曲開始從不同角度去寫不同的題材,雖然香水城依然延續了漂亮的高音,雖然把根留住上升到了民族角度,但這一切從音樂本質上講,無疑都是不能超越其實你不懂我的心的。
  其後歌壇新人輩出,童安格有一點一點淡出人們視線的感覺。起初過一兩年還有一張新唱片出,到後來,從《收留》到《青春手卷》,隔了整整七年。當童安格唱出青春是漸漸後退的髮沿時,突然覺察到唱歌的人已經老了,而聽歌的人聽著聽著,也是向著漸退的髮沿邁進了。
  一個人總是在青春初到時,渾身充滿著小獸一樣不安的野性,這個時候我們迷戀于齊秦的;接著,飛車黨的青春少年,陷入慣性的迷惘,這個時候我們與王傑一同呼喊是否我真的一無所有;而當一個人真正長大成人,在青澀與成熟交叉的那一瞬,優雅這個詞浮現了出來。是的,是優雅,一個人,一個男人一生中應該有過的那優雅的一瞬。它是伴隨著長笛聲飄過的白雲,淌過的溪流中的玫瑰花瓣。而今,當肚子一圈一圈大起來象游泳圈,當髮際一圈一圈往後退,從青春的狂放到青春結尾時的優雅都已成為過去,當一切都無法堅守時,還有一些歌曲,可以將我們重新帶回到那些身體再不能回去的歲月。

 

創作者介紹

我&獅子王-童安格の音樂森林-童樂園

myang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