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內容轉貼自"光華雜誌"網頁資料 

這篇報導 重點在"照片"

內容部分 請參考我標~"藍色底字"分即可~

  


  

   

深受青少年喜愛的歌星童安格,開賽時高歌一曲「職棒元年」,為職棒開幕式唱出了前奏曲。

 

  

R.O.C 職棒出擊

文.陳淑美 圖.鄭元慶/黃麗梨

原網址 

 

 

美國、日本、加拿大、韓國、澳洲——中華民國,全世界第六個職業棒球王國出現了!

棒球,可說是我國歷史最悠久,戰績最輝煌的球類運動。然而多年來卻一直以業餘的型態出現,沒能走上專業的職業路線,不僅造成如球員沒出路等問題,也成為棒運停滯的主因。

經過五年來的籌組、策劃,我國的棒球運動終於在一九九○年正式「改頭換面」,發展為職業性質。對我國體壇來說,這真是一件大事!

中華民國破題兒第一遭的職業棒球賽開打了!

從台北打到高雄,從新竹打到台中,吸引了台北市立棒球場從未有過的一萬五千名觀眾,造成高雄立德棒球場一、兩千人擠在門口,買不到票進場的盛況。即使在新竹、台中兩個中型都會,每場平均看球人數也在六到七千之間。

這還是職棒比賽的第一循環而已。據中華職業棒球聯盟的設計,今年的球季總共有一百八十場,要從三月十七日打到十月中旬,分別在台北、新竹、台中、台南、高雄等地舉行,總共有包括我國從成棒菁英選出來的八十多名球員,及美國、巴拿馬、多明尼加等十六名外籍球員參賽。

對體育界來說,職棒開打真是件大事。長久以來,我國各項運動一直都在人才外流、基層隊數過少、球員出路無著、社會組球員無心打球……等難解困境中停滯不前,這些困難,居然也存在於曾擁有最輝煌戰績、最多觀眾支持,一度有過最多參與球隊的棒球運動,份外顯得諷刺。

而今職業棒球的成立,似乎可以暫時紓解困境了,對其他運動來說,棒運的發展也是一個新典範。

職棒影響知多少?

從籌備到成立,短短四、五年的時間裡,我國棒壇也有不少變動。

有些原本準備「隨隨便便打球過一生」的甲組成棒球員,又重新武裝起來。在職棒成立前的甲組秋季聯賽及現今的職棒比賽中,大家可看到他們認真打球、拚勁十足的身影,觀眾彷彿又走進當年在威廉波特、蓋瑞、羅德岱堡的記憶中。

職棒開打還拉回不少早已脫離棒球,久不問「棒事」的退休球員。

「為職棒打球,一生只有這一次」,曾在台中大甲國中教書,如今被徵召歸隊,成為三商隊當家投手的黃武雄這樣說。不少球員因而找回「第二春」。

職棒開打還使得棒運的經驗延續。

不少原本在日本為人「作嫁」的職壇菁英,如黃平洋、康明杉、塗鴻欽等人都因此束裝返國。

而少、青少、青棒等學校棒隊因沒有成棒延續而不願組隊的問題,似乎也得到紓解。據全國棒球協會統計,我國少棒球隊已由七十幾年棒運最衰微時的卅多隊增加到目前的二百多隊。

最重要的,職棒開打同時促進了國內企業界真正用心地「經營」體育活動。

當作企業體來營運

在往昔,我國企業界雖也有過支持運動員或經營球隊的先例,但都是個案性的支持,如光男曾資助王思婷的訓練經費;飲料業者舒跑公司支持馬拉松比賽;麥當勞支持籃球隊等。但這些運動均屬業餘性質,在可看性或技術上均比真正職業性比賽略遜一籌,因此企業界幾乎沒法在門票或廣告上獲得回收,「只會覺得在作『無底洞』式的付出」,聯太國際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屠德言比喻。由於沒有實質回饋,這些企業贊助多半無法持續。

職棒的開打,卻打破了企業界這種「點」狀支持的情況。

以目前支持職棒的四支球隊來說,分別由兄弟飯店、味全、統一食品公司、三商行等企業支持。每年的花費,按照職棒發起人、也是兄弟飯店董事長洪騰勝的預估,約在兩到三千萬新台幣之間,這還不包括開賽前幾年如蓋球場、建宿舍等上億元的花費。這樣的支持,可說是企業界從未見過的大手筆。

業餘與職業之間

支持的性質也有些不同。包括統一及三商等球團都表示,此時經營職棒,是把它當做企業體的新部門來經營,希望以此開發出如運動、休閒等新事業。

職棒的成立果真有那麼大的魅力?對一個棒球國家來說,職棒成立有怎樣的意義?

在討論這個問題以前,也許先要瞭解體育界目前對運動性質的分法——即職業及業餘的不同。

師大體育系教授楊基榮指出,業餘運動是不以物質利益為目的,不受他人強制,完全自動自發的一個運動過程;職業運動的「目的性」就大多了。最明顯的是,它是一種表現的過程——表現人類最高等的身體能力給觀眾看,然後收取費用或用以營利,這就是一般人稱職業運動的商業行為。

從人類進化的過程來看,會產生職業運動,其實極其自然。因為運動的本質原是遊戲,遊戲發展到某個程度,觀眾、啦啦隊、大眾媒體、俱樂部等第三者會加入,給予運動員物質或精神的壓力,於是就有所謂專業運動員的產生,這就是職業運動形成的原因。

邁向專業化

職業運動若發展得不好,會產生很多弊病。在十九世紀時已出現許多問題,如冒名頂替,以錢收買選手,乃至於運動淪為賭博的工具等。到了一九二○年前後,職業與業餘正式分家,成為互不相容的陣營。

由此看來,職業運動似乎有礙運動本質,實際上卻不盡然。因為到廿世紀,國際體壇已經走向專業化,不管那一類型的運動員,要能出類拔萃,都須經嚴格苦練;在此情況下,運動員需要有人給予生活上的支持,於是企業在這時加入,給予運動員合理費用,使其無後顧之憂。其實,職業運動的出現,正代表這個國家已走上專業化、成熟發展的道路。

在體育風氣極盛的國家,職業運動幾乎都很熱絡。例如在美、日,棒球幾乎已成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而職業運動在這些國家被人重視的程度,比起業餘賽簡直是「大巫見小巫」。

曾擔任高爾夫球協會總幹事的張志雷指出,一九八○年,我國高爾夫球代表隊曾在美國打高爾夫球世界業餘對抗賽,卅九個國家中獲得第三名,全體隊員都高興得不得了,但是隔天在洛杉磯一家報紙的體育版上,找了半天才有一點報導。而有關洛杉磯職業賽的報導卻佔了一大版,由此可知職業與業餘的份量確有差別。

以往我國的棒球發展,總在世界業餘大賽中爭雄,但是最後也不得不走到體育專業化的道路了。

龍獅虎象拚陣

我國成立職棒的過程,其實也是幾經掙扎,甚至於到開賽前夕,都還有疑慮。(詳見「職棒催生者——洪騰勝」一文。)

「比賽前夕開會,還有人說:『萬一到時候球員比觀眾多要怎麼辦?』」職棒聯盟賽務組主任林將回想。

職棒開打到現在,總共經歷一個多月了。第一循環的氣氛有點像台灣的天氣一樣,愈往南部愈熱,不僅球員拚命,觀眾也很捧場,場面可以說是「出乎意料的好」,職棒雜誌總編輯吳清和形容。

分析起來,第一循環比賽所以叫座的主因是:比賽有看頭。到四月廿一日止的卅場比賽中,可說場場精彩。

例如三商隊老將鄭幸生連續十五場比賽都擊出安打,為維持連續打點紀錄,雖然身染痘疹,仍然抱病出場;味全隊投手黃平洋在目前已打的卅場比賽中出場八次,儘管體力大傷,但球迷卻因此大飽眼福。

此外,四隊特色也漸表現出來了。在業餘時代表現優秀的兄弟隊,一上職業隊,成績卻不如預期理想,甚至還有七連敗紀錄,但是選大象為隊徽的洪老闆卻不以為意,「大象雖走得慢,但總會到盡頭的。」果然兄弟的命運,在七連敗後接連六連勝。

以「全力以赴、爭取勝利」為最高期許的三商隊,就如同隊徽老虎一樣,一出場便展現「虎虎生風」的氣勢,黃世明、鄭幸生、陳正中等強打群,把另外三隊打得招架不住,目前戰績為十勝四負一和,居四隊之首。

精心設計的運作

強調「團結、和諧、以人和為重」的味全隊由老牌教練宋宦勳領軍,他老練的用兵技術,和年輕的副領隊趙士強相輔相成,配合黃平洋、賈西等優秀投手群,令人預測這個在業餘時代已家喻戶曉的強隊,頗有「王者之相」。

成兵稍晚、又沒有自己球場,自稱「先天不足、後天失調」的統一隊,是目前四隊的常敗將軍,但偶爾也會出人意表地「插花」挫敗他隊。例如在開幕戰裡,統一隊爆出冷門打敗兄弟隊就是一例。

由於日本NHK電視台曾特別派人前來,全程轉播職棒開幕戰,統一隊因而聲名大噪,「幾千萬的廣告費都賺回來了」,統一隊領隊郭俊男提起來樂不可支。

球場上打得趣味橫生,球迷們也看得如癡如狂。卻少有人知道,職棒所以能打出今日盛況,包括四隊實力、促銷手法,乃至各隊競爭情勢,其實都經過精心設計。

以球隊實力來說,當初的構想就是盡可能要求四隊實力均衡。以選球員為例,四隊的默契是:弱隊有優先選擇權。

於是當十六名外籍球員來到台灣,被認為是實力最弱的「統一」順理成章地挑走了球速一百五十二公里、身高一百九十三公分的巴拿馬籍強投瑞奇。但是後來其他隊都各自得到補償:「三商」得到了外籍球員中最好的野手——巴拿馬籍的游擊手鷹俠;「兄弟」得到另一強投美國籍的強生,「味全」得到先選下一循環球員的優先權。

契約金嫌低

另外,職棒聯盟還規定,任何球隊均不得延攬「有礙各隊實力均衡」的球員。因此,假使呂明賜有心要回國打球,就很可能演出一場爭奪秀了。

球員之外,為預防職業運動經常產生的挖角、暗盤等弊病,聯盟對球員的薪水、契約金等都有限制。目前規定,外籍球員的薪水為三千元美金,另加一萬二千台幣的零用金。而本國球員最高薪水的上限是台幣八萬元,契約金則為薪水的十倍。

對這個待遇,大部分球員的想法是:薪水勉強可以接受,但契約金則太低了。

統一隊投手杜福明指出,球員生涯非常短暫,幾乎是用體力、智慧在與時間奮戰,因此運動員有權利要求更合理的契約金,以作為安家或個人投資事業用。

球評家張昭雄指出,目前各球團所提供的契約金,如果要和美、日等職棒大國的標準相比,當然是低了些,但是如果以職棒剛起步,「小本經營」的形式來看,這種待遇其實已是各球團的極限了。

目前情況是,希望大家都能「共體時艱」、互相體諒;且希望「明天會更好」,等職棒收入真正穩定之後,能給後來球員更合理的待遇。

金子堆出來的成績

契約金也許稍低,但聯盟卻訂有獎金制度,以作為提昇球員技術的獎勵。例如球員最高打擊獎為四十萬台幣,最低的運動精神獎也有十萬台幣,而舉凡締造全壘打、安打、盜壘數……等紀錄也還有獎賞。

各隊也設有獎金制度。如味全以記點方式記錄球員對球隊的貢獻程度,按功獎賞。

另外,聯盟對如何促銷職棒方法,也有一套設計。「職棒能有今日場面,全都是以『金子堆出來』的」,熟悉整個運作過程的吳清和拉大嗓門說。

開賽前為宣傳職棒所辦的球迷會、找歌星灌唱片、為球員拍海報廣告、錄MTV影片,乃至製作印有各隊標誌及動物圖案的旗子、球帽、加油筒及簽名球等都曾要付出大筆經費。

四個企業中,以職棒發起人兄弟隊的貢獻最大。吳清和指出,台北、新竹、台中、高雄等棒球場幾千萬元台幣的整修費用,幾乎全由「洪董」以兄弟名義先行墊付。

輸人不輸陣

儘管兄弟贊助最多,但其他球團卻也不甘示弱。例如統一隊就計畫與台南市政府合作,把台南市立棒球場以月租的方式包下來,作為比賽及訓練場地;味全也準備在埔心興建練習場了。

各球團也紛紛表現對球員的熱心照顧。如提供最好的場地供球員訓練、比賽,建立舒適的宿舍供球員休憩,乃至於設置醫護人員、英文秘書人員等。

另外,各球團也紛紛提昇對球隊管理的層級,以表示對球隊的重視。

目前,四隊中後盾最強的是三商隊,所有球隊業務一律由公司最高階層——總裁室來支援。「以往,總裁室只花八分之一的力氣來處理棒球業務,今後要慢慢把時間增加到二分之一」,三商行副總經理陳君毅說。

統一隊的例子十分有趣。

聲稱對棒球完全不瞭解、也沒有經驗的統一隊,原本派出公司內一位協理來負責球務,後來發現其他球團的負責人不是總經理、就是董事長級,於是趕緊將原自動販賣機部門的總經理郭俊男調職,讓他全權負責棒球業務。目前他掛名統一棒球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棒球已成為統一的重點部門了。

控制金錢競爭

為提高知名度,各球團也竭盡所能地利用企業優勢。例如,統一為球員拍產品廣告、計畫在統一超商的飲料杯上印上隊徽及明星球員照片。三商在巧福牛肉麵店辦棒球夾克抽獎活動,兄弟把全隊球員照片貼在飯店大廳最顯眼的地方,讓過往旅客都能看見。

支持、促銷球隊之外,球團更希望能吸引球員投效。由於目前球員的契約金仍低,因此不少球員都提出退休後能進入公司就職的希望。

到目前為止,三商及統一都對球員有口頭承諾,只要球員表現好,「一定會在退休後有所表示」,郭俊男說。因此統一教練鄭昆吉認為,這兩大企業應更能吸引有長遠打算的球員。

可是也當過球員的趙士強對這樣的承諾卻不以為然。

他表示,「職業」球員所以有別於「業餘」,即在於對打球的奉獻度。「職業球員的表現應完全以球場為依歸,沒有什麼打不好或退休後該怎麼辦等退路的問題。要不然如何能讓球員克服人性弱點,來締造最佳紀錄呢?」他認為,若要建立合理職棒制度,企業不應給予這種承諾。

持續職棒熱勁

但話說回來,球員打職業的目的,本就是待價而沽,如果球員實力夠,企業也願給予各種承諾,又何嘗不是刺激球技提昇的好方法呢?

但是,熟諳美國聯棒情形的屠德言提出警告:職業運動走到未來,最怕淪入金錢競爭的漩渦,當球員提出超過營運者所能負擔的要求時,結果一定是觀眾受害。

「羊毛出在羊身上嘛!當球團負擔不起花費,就只好提高門票,或想辦法如賣商品等從觀眾身上挖錢,那麼最大的損失將是大眾。」

因此如美、日等職棒先進大國,對這類金錢競爭都極為小心,最基本的方法是設置一個超然的職棒組織來仲裁、控制。其實我國職棒聯盟本也有同一性質,但因職棒發起人為兄弟隊老闆,因此裡面工作人員不少從兄弟飯店借調,儘管洪騰勝的公正不容置疑,但這樣一個組織運作方式,仍不符應有的架構。

屠德言表示,目前我國職棒的表現方式其實還在起步階段,包括聯盟組織、實際運作的方式,以及各球團對球隊投資如球員、教練的延攬、球場設備的改進等,都有待加強充實。

職棒第一階段的考驗已通過了,目前大家最擔心的是,如何使熱勁持續。

被認為不抄美國、不仿日本,完全依照「中華民國國情」建立起來的職棒體系,能否察納雅言,時時反省修改?也許是持續職棒熱勁的最大關鍵。

 

 

 

 


創作者介紹

我&獅子王-童安格の音樂森林-童樂園

myang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PPmc66
  • 看到這張照片就想到棒球與我這張專輯,大哥製作的真好!還記得當時大哥非常喜歡打棒球,還曾經把EZ5的員工都帶去打球,差點讓EZ5那天差點無法營業呢!聽說大哥現在已改打高爾夫球了是嗎?
  • 對啊~安格大哥當時真的對棒球非常瘋狂...
    安格大哥曾在電視節目中提過~每個禮拜的練球日一到,他都會異常地興奮跟期待,練球從未缺席,且被公認是練球最認真的隊員

    那時 因為聽安格大哥說~他們每週練球的地點是在~天母棒球場...

    而 激勵我努力念書並如願考上~離天母棒球場最近的醫院工作

    結果 事與願違~親愛的安格大哥 不巧,那時搬離了天母跟台灣...

    殘念啊~~~ ><


    myangus 於 2008/10/17 16:45 回覆

  • PPmc66
  • 哈哈,安格大哥第一次買房子據說在東湖,害我當時星期六下課老是坐車到那裡亂晃,就想著會不會跟大哥"不期而遇",結果也是車錢花了不少,卻從來也沒遇過,所以不管是簽唱會或是公開表演,能去我都沒放過,不過可惜的是,當時是個窮學生,手邊連個像樣的相機都沒有,沒能留下些許回憶,大哥在國父紀念館的兩場演唱會,我當時到後台找他簽名,還是其他的童迷幫我拍照,再寄給我的,可惜照片後來還是沒能留住!(哭).....
  • 哈哈~我之前住天母東路時也是,明知不可能卻還是會不自覺就散步到天母棒球場...


    我現在搬到"明德路"住~~
    記得,安格大哥說過~"我曾經愛過"的封面是在明德路的家中拍的...
    於是 有一陣子常望著明德路上的房子
    猜想安格大哥曾經住在哪一棟呢???^^


    myangus 於 2008/10/20 15:46 回覆

  • 暮色含烟
  • 今天有朋友知道了我在重庆见安格的事 还给她看了<杂家.童安格> 她都惊讶与安格的才华 后来跟我说 我会不会想办法搬去北京安格家附近住.......
    呵呵 倒退10年 我有可能会有这个想法 不管一个人是什么职业 都不喜欢被陌生人打搅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的打搅
    不过估计你们没什么问题 因为你们跟安格不是陌生人了 羡慕ING........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