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剪報資料內容 有提到多首安格大哥經典創作的故事跟靈感...

 

你(妳)是否和我一 樣 ~光聽童安格的音樂與歌聲 便已為之動容?!

那麼你(妳)一定也和我一樣 好奇童安格每一首歌曲的創作來由

 

我相信童安格音樂創作背後的故事之精彩 絕對可以集結成冊

(不如  我們來慫恿安格大哥出書......

還要  慫恿安格大哥回台灣...出新專輯...開個人演唱會...)

 


 

 

【哇塞!詞曲作家之一童安格】採訪:張白伶

童安格的詞曲創作路線一向很廣,風格各個不同,他喜歡多方嘗試。

多年前,名噪一時的『旅行者三重唱』就是童安格和其他兩位復興美工的同班同學所組成的。童安格擔任電吉他手,那時,他已經開始寫曲了。他說:『我的音樂接觸點是從學校開始的。』

他一直是教會唱詩班的一員,幼稚園參加『松江天使合唱團』,念介壽國中時又是學校鼓號樂隊的標準成員,上了復興美工後,他參加了許多的社團活動,一邊畫畫一邊唱歌。

他和李恕權是同一所國中。小時候間斷的學過鋼琴,他變聲晚,唱起歌來,聲音好大,他自己形容『簡直哇啦哇啦大叫』。

由於爸爸媽媽都是藝術家,所以除了作詞作曲,他也喜歡畫畫,因為是獨生子,他從小好勝,自尊心特強。

他在金門當過兵,服役對他而言,是個轉淚點。

『我最好的幾乎都當兵時作品;在學校得過獎,太早受肯定,有點不知天高地厚;當兵這段期間,我終於得到了歷練,也學會了展望。』

他自知並非學正統音樂出身,所以無時無刻不在彌補缺憾,目前程度已不亞於正統音樂出身的人。他說:『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追求什麼。』

詞曲創作在他認為是對藝術狂熱的代替品。他希望,他寫下來能夠引起大家的共鳴,而不是『唯我獨尊』。

兩年前,他在短短的十五分鐘內,利用假想,完成了被費玉清唱紅的『此情永不留』,這首歌日本人拿去重新填詞,在日本十分流行,有人以為是童安格抄襲,其實千真萬確是我們自己的歌,只是有些東洋味兒。

童安格曾經沉寂過好長一段日子。後來他入伍了,在軍中寫下了『沙漠之足』。還記得黃鶯鶯站在風沙中,唱著:『嚮往越過那沙漠,迎著風,迎著風,迎著風,我勇敢向前走;嚮往越過那沙漠,迎著風,迎著風,迎著風,我永不回頭。』令人蕩氣迴腸。

『當時我一心想突破某種限制住我的東西。』

『夜色』就是大家熟知的『六條通夜色』,是一首稍帶搖滾風味,唱來盪氣迴腸的歌曲,一般人總以為是訴說燈紅酒綠的花街韻事,遐思無限,事實卻不是這樣。

『我想表達的是,一個老兵,晚年落寞無依的孤寂感。一生過去了,只換來每天陶醉在酒中的回味。』

另一首『星月』是鳳飛飛即將唱出的,也是童安格入伍時的作品,屬於舊作新唱,他說:『這一首我自己很喜歡,相當扣人心弦。唱的人好幾次唱不上去,好像唱到某一階段,整個人就被架住了,音樂的氛圍,使你無法唱,只想流淚。』

童安格不是一個十分迷信靈感的創作者,不過,某一個事件,卻容易觸動他的心靈,譬如那一首劉文正唱的『耶利亞女郎』。

有一次他看『TIME』雜誌,那時正當以色列與敘利亞如火如荼的戰爭中,有一段美麗的故事流傳,耶利亞是神祕女郎,傳說古代有一個水晶般的少女,他的體態婀娜,千年不老,如果有人能凝望她閃動的深墜他閃閃深邃的雙眸,便會永遠年輕,如果他願意擁抱你,賜予你愛的滋潤,那麼你就永遠長生不老。好美的傳說。

童安格讀完了這個故事,便寫了『耶利亞女郎』。

他說,他寫歌作曲,通常是在一種寫意的情況下,他會很容易的陶醉在音樂或詩裡面。童安格個兒不算高大,看起來非常秀氣斯文,性格比較情緒化,甚至有少許的神經質,一點點事就可以使他方寸大亂,他還有一個奇異的能力,電話還沒響,他心裡就有預感,把手自自然然的放在電話上,一會兒電話真的響了,他可以馬上拿起來聽,好奇怪。

平時他喜歡看看報章雜誌。也常看小品文章,每次看每次一個新的感覺,永遠看不完。

童安格是一個自然可愛的詞曲創作者,他的歷程、結果,他很知道,燦爛是短暫,繁華是過眼雲煙,他要自己『看淡名利、努力耕耘』。

 

 

 

創作者介紹

我&獅子王-童安格の音樂森林-童樂園

myang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