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摘自:BLANCA博覽家雜誌。創刊號。1990.04

採訪.撰文/楊春玉

攝影/楊一鳴

 

 

 

棒球是他的「最愛」

他形容荷蘭的景致像「梵谷的畫」

日本人個個看起來很「拼」的樣子

他替家裡貓咪戴眼鏡

生活的樂趣則來自「觸覺的快感」……

唱片巨星童安格童心下的獨白

令人深思也令人發噱

 

 

 

棒球是他的「最愛」

 

在環亞歐式中庭咖啡廳裏,童安格一身輕便地走到我們跟前,他打扮得像個鄰家的大男孩,絲毫沒有引起旁人對這位唱片巨星的側目。外表頗為洋化的他,與四週景物極為調和。

童安格一到即喊餓,接著,他一邊大口吃著牛肉麵,一邊接受我們的訪問。只見他時而擠眉弄眼,時而呲牙裂嘴,童安格的笑容掛在臉上,表情豐富十足,真的個性表露無遺。

此次的訪問內容圍繞在休閒活動與出國旅遊的話題上。當話匣子一打開,這位童心未泯的歌者即眉飛色舞地談到他最近所沉迷的休閒活動棒球。他本來就是個球迷,喜看日本棒球趣味畫面。幾個月前與朋友一起玩棒球,沒想到就此玩出興味來。

「我第一場球當指定代打,一上場就跟中華隊打,一打就是個安打。」他開心地說。自從打棒球後,他的精神、體力大增,且具有「群體榮譽感」的觀念,這些都是有形的收穫。

他形容棒球目前是他的「最愛」,所以他的最新唱片專輯-全部十首歌曲都是與棒球有關。此外,他也替棒球雜誌寫文章,他並想去日本參觀巨蛋棒球場,會晤王貞治與郭源治--他對棒球入迷程度可見一般。

 

對荷蘭、日本印象深刻

  

由上得知,童安格擅長「寓工作於玩樂」,他第一次出國雖為了工作,卻抱著旅遊的心情。五年前到新加坡做宣傳,第一次出國的新鮮感至今仍記憶猶存:

「我當時帶著照相機和錄音機,走到哪裡就當場錄音記錄,譬如『這裡是新加坡,街上有很多黑黑的人,都不穿鞋子……』感覺很有趣。」

截至目前為止,他已到過美國、日本、香港、新加坡、馬來西亞與夏威夷等地。問他:最喜歡哪一個國家?童安格不假思索地回答:「荷蘭。」

他形容荷蘭是「人間天堂」,空氣中帶著花香與清新的味道,景致則像「梵谷的畫」。在歐洲三小國中,荷蘭最有「人」的感覺,且不受文明的侵害。

然而,到荷蘭出外景拍MTV卻是一段痛苦的回憶:「早上六點就出發,坐車坐得累死了,在攝影機前還要裝得很快樂的樣子……。」為此他特地買了一輛出外景所搭乘的遊覽車模型回來,以紀念此行的辛苦。

其次,童安格也喜歡「日本」這個國家。他對日本的人民、建築與公共設施都印象深刻:「看到他們就會產生一種鬥志,個個很『拼』的樣子。走路很快、很豪邁。女孩子都很會打扮,雖然並不漂亮。」此外,他也喜歡日本的「拉麵」,而海鮮料理尤具特色,以精緻而聞名。

他剛才提及日本女子,不禁興起問他「對外國女子與中國女子的看法?」這個問題。

「還時較喜歡台灣的女孩子。」童安格說。原因是她們既熟絡又能掌握,外國女子雖然漂亮,總覺得他們會騙人。由此可知,童安格的情感仍很中國。

當論及女子的身材、外貌,童安格認為:「美國德州的女孩子很漂亮,但是每個人看起來很自信、很傲,一付不好對付的樣子。」他對女子的批評很直接、一針見血。

 

出國可以讓自己的心靈暫時停泊

 

談到「出國」的話題,童安格認為對演藝人員確實有很大的幫助,他解釋道:「出國可以看到不同的人種,享受不同的食物,聽不同的語言,感受不同的報紙消息,看不同的電視媒體,你會感覺每個地方的氣氛、呼吸方法的不同。法國人有法國人的味道,日本人有日本人的味道。」童安格對「味道」一詞見解獨到,表情則風趣十足。

接著,他談到出國予他的實質收穫:「出國一方面可以讓自己心靈暫時停泊,在台灣太忙碌了。出國以後,什麼事情都摸不著,要打電話又很貴,乾脆什麼都不管了。二方面,可以用很清楚的腦筋來看各個國家的不同立場,有好有壞,讓自己多學習對人、國家的不同尊嚴與立場的看法。」

而出國也是他的創作靈感來源:「走到哪裡都有音樂、聲音,在國外可以感覺不同的氣息,例如生活內容的訴求、經濟理念得差異,這些對創作方面會增進不少的資訊。」 

他對創作「靈感」一詞的解釋是:「靈感像一條線,把很多珍珠串起來,到過外就是收集這些珍珠,等一段時間後再把它串起來。」

話題隨之一轉到他對外國的一些看法:「與台灣相較起來,國外有些地方仍很落後。像荷蘭、美國的一些鄉下地方,很多鄉巴佬一輩子就住在那裡,也沒去過Downtown。美國南方的口音也與北方不同,譬如I am就會說成A'nn。」

他甚至以歌曲來詮釋這種文化上的差異:

「為什麼這首歌在這裡會紅,在那裏不紅,原來是雙方生活情懷的不同,所以各個唱片公司的代理方式也不一樣。有的是古典音樂,有的是冷門的鄉村歌曲,在南部則卡拉OK伴唱帶賣得最好,國語歌曲則不怎麼樣。」

 

暢銷曲創作的歷程

 

他在國外看得越多,心中越興起一股強烈的「中國情懷」,就以他那張暢銷五十萬張的白金唱片中的招牌歌曲-- 「其實你不懂我的心」為例,原本是受了漢城奧運會的刺激而寫的,他感概:「為什麼韓國能,我們不能」,並且回憶起這首歌的創作過程:

「我在新加坡看到電視報導韓國的奧運會,不禁眼淚掉了下來,一方面感到很無奈,一方面又很羨慕韓國人的精神,我自問:為什麼不是我們?」於是,她回來後即翻遍所有韓國唱片,聽完所有韓國歌曲,終於創作出這首曲子。原本他是想創作一首富民族情感的曲調,後來經別人填詞,與原創作的意境大異其趣,不過最後他仍運用了歌唱技巧—完全用「韓國腔」來唱。

童安格的創作情感雖然是中國的,但是他的創作理念則師法西方。他舉例美國導演史蒂芬.史匹柏電影與他的震撼力最大,他稱之為「值得驕傲的外國人」,在西方開放環境下所創作出來的藝術成品,使他由衷地稱慕。

 

生活上的樂趣

來自細微的快感

 

童安格承認自己是個「怪人」,其生活上的樂趣來自所謂「生活的細微快感」,他可以舉例許多與這種觸覺有關的快感。例如:挖鼻屎、捏飯粒、將鐵絲繞圈圈、捏海綿、泡泡膠等,每每令他玩得不亦樂乎。他們家的鉛筆往往沒有橡皮擦頭,因為多半都被他咬掉了。此外,他也喜歡捉弄家裡的貓咪,不是幫牠戴上眼鏡,就是用橡皮筋將貓的雙腿綁緊……。他就像馬克吐溫筆下的頑童湯姆一樣,腦海裡裝滿了千百個古靈精怪的念頭,但也豐富了生活點點滴滴。

童安格— 一個童心未泯的歌者。從他身上,我們可以感受到一個藝人活潑盎然的生命,最難得的是仍保持一顆童稚純真的心,當他最後拋下一句:「我希望能活到發明”反地心引力”的時候。」我一點也不感到驚奇。

 

 

 

 

 

創作者介紹

我&獅子王-童安格の音樂森林-童樂園

myang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